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歷史故事 > 

亡國陳后主為什么能善終

來源: 作者:

  陳后主陳叔寶(553年604年),字元秀,小字黃奴,陳宣帝陳頊長子,母皇后柳敬言,南北朝時期陳朝最后一位皇帝,582年589年在位。

  陳頊的次子即陳叔寶的二弟陳叔陵一直有篡位之心,謀劃刺殺陳叔寶。

  叔寶亡國

  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;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后庭花。唐朝人杜牧在《泊秦淮》這首詩中含沙射影地調笑說,在煙水朦朧的秦淮月夜,南京的琵琶女是不適合彈奏《玉樹后庭花》這首纏綿的亡國之音的,因為這首曲子的作者正是南京的亡國之君陳后主。

  陳后主(553~604年),即陳叔寶。南朝陳皇帝。公元582~589年在位。字元秀。在位時大建宮室,生活奢侈,日與妃嬪、文臣游宴,制作艷詞。隋兵南下時,恃長江天險,不以為意。禎明三年(589年),隋兵入建康(今江蘇南京),被俘。后在洛陽病死,追封長城縣公。

  不久宣帝崩,后主正式即位,冊張麗華為貴妃。他雖然身為太子,但是其皇位卻來得十分不易。宣帝病重,駕崩前,對陳后主說:叔寶啊!你要勵精圖治,好好守住這半壁江山。他的兄弟陳叔陵早已對皇位虎視眈眈,宣帝駕崩,后主跪在靈前哭泣,叔陵事先磨好刀,向后主脖子上砍去但是沒有傷其靜脈,沒有生命危險,以叔陵謀逆罪殺之。

  當初叔陵做逆時,后主脖頸被砍受傷,在承香殿中養病,屏去諸姬,獨留張貴妃隨侍。后主病愈,對張麗華更加愛幸。自武帝開國以來,內廷陳設很簡樸。后主嫌其居處簡陋,不能作為藏嬌之金屋,于是在臨光殿的前面,起臨春、結綺、望仙三閣。閣高數十丈,袤延數十間,窮土木之奇,極人工之巧。窗牖墻壁欄檻,都是以沉檀木做的,以金玉珠翠裝飾。門口垂著珍珠簾,里面設有寶床寶帳。服玩珍奇,器物瑰麗,皆近古未有。閣下積石為山,引水為池,植以奇樹名花。每當微風吹過,香聞數十里。

  后主自居臨春閣,張貴妃居結綺閣,龔、孔二貴嬪,居望仙閣,其中有復道連接。又有王、季二美人,張、薛二淑媛,袁昭儀、何婕妤、江修容等七人,都以才色見幸,輪流召幸,得游其上。張麗華曾于閣上梳妝,有時臨軒獨坐,有時倚欄遙望,看見的人都以為仙子臨凡,在縹緲的天上,令人可望不可即。

  張麗華也確是藝貌雙佳,她發長七尺,黑亮如漆,光可鑒人。并且臉若朝霞,膚如白雪,目似秋水,眉比遠山,顧盼之間光彩奪目,照映左右。更難得的是,張麗華還很聰明,能言善辯,鑒貌辨色,記憶特別好。當時百官的啟奏,都由宦官蔡脫兒、李善度兩人初步處理后再送進來,有時連蔡、李兩人都忘記了內容,張麗華卻能逐條裁答,無一遺漏。起初只執掌內事,后來開始干預外政。陳叔寶寵愛貴妃張麗華,耽荒為長夜之飲,嬖寵同艷妻之孽,到了國家大事也置張貴妃于膝上共決之的地步。后宮家屬犯法,只要向張麗華乞求,無不代為開脫。王公大臣如不聽從內旨,也只由張麗華一句話,便即疏斥。因此南陳百姓不知有陳叔寶,但知有張麗華。

  陳叔寶熱衷于詩文,因此在他周圍聚集了一批文人騷客,以官拜尚書令的好學,能屬文,于七言、五言尤善的江總為首。他們這些朝廷命官,不理政治,天天與陳叔寶一起飲酒做詩聽曲。陳叔寶還將十幾個才色兼備、通翰墨會詩歌的宮女名為女學士。才有余而色不及的,命為女校書,供筆墨之職。

  每次宴會,妃嬪群集,諸妃嬪及女學士、狎客雜坐聯吟,互相贈答,飛觴醉月,大多是靡靡的曼詞艷語。文思遲緩者則被罰酒,最后選那些寫詩寫得特別艷麗的,譜上新曲子,令聰慧的宮女們學習新聲,按歌度曲。歌曲有《玉樹后庭花》、《臨春樂》等。流傳最廣的有壁戶夜夜滿,瓊樹朝朝新十字。陳后主曾做的《玉樹后庭花》如下:麗宇芳林對高閣,新裝艷質本傾城;映戶凝嬌乍不進,出帷含態笑相迎。妖姬臉似花含露,玉樹流光照后庭;花開花落不長久,落紅滿地歸寂中!玉樹后庭花,花開不復久成為有名的亡國之音。君臣酣歌,連夕達旦,并以此為常。所有軍國政事,皆置不問。

  內外大臣專迎合為事。尚書顧總博學多文,尤工五言七言詩,溺于浮靡。后主對他很寵信,游宴時總會叫上他。顧總好做艷詩。好事者抄傳諷玩,爭相效尤。

  山陰人孔范容止溫雅,文章瑰麗。后主不喜歡聽別人說他的過失,孔范在這方面善于為后主飾非,因此后主對他寵遇優渥,言聽計從。孔范曾對后主說:外間諸將,起自行伍,統不過一匹夫敵,若望他有深見遠慮,怎能及此?從此帶兵的將帥微有過失,就奪他們的兵權,刀筆之吏反而得勢。邊備因此越加松弛。此時文武懈體,士庶離心,覆亡即不遠了。當時朝廷有狎客十人,以顧總為首,孔范次之。君臣生活窮奢極欲,國力卻逐漸衰弱下來。

  消息傳入長安,正值隋文帝開皇年間。隋文帝本有削平四海之志,于是隋之群臣,爭勸文帝伐陳。文帝下詔數后主二十大罪,散寫詔書二十萬紙,遍諭江外。有人勸文帝說兵行宜密,不必如此張揚。文帝說:若他懼而改過,朕又何求?我將顯行天誅,何必守密?于是修建了許多戰艦,命晉王楊廣、秦王楊俊、清河公楊素為行軍元帥,總管韓擒虎、賀若弼等,率兵分道直取江南。隋兵有五十一萬八千萬,東接滄海,西距巴蜀,旌旗舟楫,橫亙數千里,無不奮勇爭先,盡欲滅了南陳。

  陳叔寶卻深居高閣,整日里花天酒地,不聞外事。他下令建大皇寺,內造七級浮圖,工尚未竣,為火所焚。沿邊州郡將隋兵入侵的消息飛報入朝。朝廷上下卻不以為意,只有仆射袁憲,請出兵抵御,后主卻不聽。及隋軍深入,州郡相繼告急,后主叔寶依舊奏樂侑酒,賦詩不輟,而且還笑著對侍從說:齊兵三來,周師再至,無不摧敗而去,彼何為者耶?孔范說:長江天塹,古以為限,隔斷南北,今日隋軍,豈能飛渡?邊將欲作功勞,妄言事急。臣每患官卑,虜若渡江,臣定做太尉公矣。有人妄傳北軍的馬在路上死去很多。孔范說:可惜,此是我馬,何為而死?后主聽后大笑,深以為然,君臣上下押妓縱酒,賦詩如故。

  朝廷十分有才能的將領蕭摩訶喪偶,續娶夫人任氏。任氏妙年麗色,貌可傾城,與張麗華說得投機,結為姊妹。任氏生得容顏俏麗,體態輕盈,兼能吟詩做賦,自矜才色,頗慕風流。

  她覺得丈夫蕭摩訶是一介武夫,閨房中惜玉憐香之事,全不在行,故心里不滿。在宮里看見后主與張麗華,好似并蒂蓮恩愛綢繆的樣子,不勝欣羨。因此見了后主,往往眉目送情。后主只因任氏是大臣之妻,未便妄動。又因為相見時妃嬪滿前,即欲與她茍合,苦于無從下手。

  一天,后主獨遇任氏,挑逗數語,便挽定玉手,攜入密室,后主擁抱求歡,任氏亦含笑相就,沒有推辭,翻云覆雨,嬌喘盈盈。自此任氏常被召入宮,留宿過夜,調情縱樂,做長夜歡聚。

亡國陳后主為什么能善終

  在蕭摩訶面前,只說被張麗華留住,不肯放歸。蕭摩訶是直性人,開始還信以為實,也不用心查問。后來風聲漸露,才知妻子與后主有奸,不勝大怒,嘆道:我為國家苦爭惡戰,立下無數功勞,才得打成天下。今嗣主不顧綱常名分,奸污我妻子,玷辱我門風,教我何顏立于朝廷!

  隋兵渡江,如入無人之境。沿江守將,望風盡走。后主向來懦怯,不諳軍事,待到隋兵百萬壓境,后主才開始害怕,召蕭摩訶、任忠等于內殿,商議軍事。蕭摩訶只是不說話。蕭摩訶以后主私通其妻,全無戰意。最后被擒降隋。隋軍直入朱雀門。南陳的大臣皆散走。

  后主身旁不見一人,只有袁憲站著沒走,后主說:朕從來待卿不薄,今眾人皆棄我去,惟卿獨留,不遇歲寒,焉知松柏?非惟朕無德,亦是江東衣冠道盡。說完,遽欲避匿。袁憲勸說道:北兵入都,料不相犯,事已至此,陛下去將何往?不若正衣冠,御正殿,依梁武帝見侯景故事。后主不從,下榻急走:鋒刃之下,未可兒戲,朕自有計。不知他有什么計?從宮嬪十余人,奔至后堂景陽殿,與張麗華、孔貴嬪三人并作一束,同投井中。隋兵入宮,執內侍問后主藏到哪里去了。

  內侍指井說:這里。里面漆黑一團,呼之不應,上面往下扔石頭,聽見陳叔寶說:是朕,是朕,朕降了,朕降了!別扔這時隋軍才放繩子下去,士兵奇怪怎么這么重,隋軍都以為是皇帝的龍體確實不凡,拉出來后才發現后主與張麗華、孔貴嬪同束而上。隋兵皆大笑。據說三人被提上來時,張麗華的胭脂蹭在井口,后人就把這口井叫胭脂井,也叫辱井。

  賀若弼夜燒北掖門入,聽說韓擒虎已捉住了陳叔寶,呼來視之,陳叔寶惶懼不堪,流汗股栗,向賀若弼求饒不止。賀若弼安慰說:不要恐懼,小國之君,入我天朝,不失做一個歸命侯陳叔寶連忙磕頭謝恩。

  后主至京朝見隋文帝,文帝赦其罪,給賜甚厚。每預宴,恐致傷心,不奏吳音。后來陳叔寶竟對文帝要求:我還沒有一個稱謂,每回朝集,無法與人交談,愿得一官號。文帝后來嘆息說:陳叔寶全無心肝。監者又說叔寶每日喝醉,罕有醒時。帝問飲酒幾何,對曰:與其子弟日飲一石。文帝大驚,嘆道:隨他罷,否則叫他如何過日?楊堅是把陳叔寶作為一個皇帝來批評的,而在陳叔寶眼里,他做詩度曲才是正業,興趣也全在這上頭,而管理國家不過是他偶一為之的副業而已。才會在隋軍兵臨城下時,告急文書未曾開拆就被丟在床下;陳叔寶也完全忘卻了一個皇帝起碼的尊嚴,所以當隋軍殺入宮中,他才會與張貴妃孔貴妃三人抱作一團躲在井里,以致隋文帝對一國之君如此不顧體面而大吃一驚。也許陳叔寶并不是無心肝,他只是從來就把自己當作一個風流才子,一個詩文騷客,亡不亡國,無所謂,皇帝的體面,更是無所謂的了。

  陳后主的好日子就像玉樹后庭花一樣短暫,仁壽四年(604年),駕崩隋洛陽城,時年五十二歲。因為隋煬帝喜歡陳后主的皇妹,所以追贈大將軍、長城縣公,謚號煬。

  中國歷史上幾百個皇帝中,能把做皇帝能享受到的全部享受到,最后又不用承擔責任的,恐怕只有陳叔寶了,其實陳叔寶他不適合當皇帝,但是命運捉弄人,他爺爺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南半壁江山,就毀在他手中了。

  陳叔寶為什么能善終

 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,陳叔寶之所以沒被殺掉,全部經驗就兩字:裝傻!當然,陳叔寶原來也精明不到哪里里去,要不然他也當不上亡國之君。在任時他就無心國事,熱衷于聲色犬馬,重用一幫優伶宦官,朝政搞得亂七八糟,寫點詩吧,還是亡國之音《玉樹后庭花》之類。隋文帝大軍一到,勢如破竹,沒幾天工夫就滅了陳朝,陳叔寶也當了俘虜。

  照例,對這些亡國之君是要斬草除根的,免得他們東山再起。可隋文帝自己雄才大略,根本看不起窩窩囊囊的陳叔寶,諒他也翻不起大浪,就暫時沒殺他,想看看他的表現再說。

  沒想到,陳叔寶亡國后全然沒有亡國之痛,依然每天吃喝玩樂,三天兩頭喝得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。說實話,隋文帝對陳后主真不錯,不僅赦其罪,給賜甚厚。每次大的宴席,還請他出席,恐怕他傷心,不演奏他家鄉的音樂。沒想到,后來陳叔寶竟對文帝要求:「我還沒有一個稱謂,每回朝集,無法與人交談,愿得一官號。」文帝不禁嘆息說:「陳叔寶全無心肝。」監視者又匯報說叔寶每日喝醉,罕有醒時。隋文帝嘆道:「隨他罷,否則叫他如何過日?」反正,隋文帝聽到這個報告后,就更瞧不起他了,一個醉鬼,醉生夢死,還能有什么作為?

Tags: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lvimi.live/lishi/gs/156909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江苏11选5彩票查询